湖北首富阎志:疯狂并购“钟爱”绩差公司,曾1天套现63亿港元

时间:2019-04-16 09: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浏览量:2954

AIE上市公司研究所

今年“昏昏欲睡”的公司在资本市场非常活跃,它再次变得引人注目。香港上市公司昏昏欲睡联盟(02098,hk)在国庆前最后一个交易日宣布,公司子公司昏昏欲睡供应链(武汉)有限公司从深圳农产品有限公司(000061,sz,以下简称农产品)收购中报8.36%的交易将于2019年11月30日或之前完成。

近年来,湖北首富阎志和他控制下的“卓尔”在资本市场频繁波动。继早期控制迈尔亚计划失败后,卓尔控股今年加快了a股布局,于2019年1月进入招商集团,2月锁定新股,4月进入华中网通。经常搬家的卓尔精灵引起了市场的注意。

此次收购的主角卓智联在过去几年经历了巨大的转变。因此,其营业收入从2010年的7.7亿元飙升至2018年的561亿元。它的股价也创下新高。这是一个不缺钱的地方巨头。然而,与此相反,最近宣布的似乎是普通的购买CNG无意中暴露了卓尔现金短缺的尴尬。这是怎么回事?

首先,卓尔知识联盟疯狂地进行并购,并购在三年内增长了十倍。泡沫破裂,成了精灵股票留下的羽毛。

事实上,武汉卓尔花了两年时间购买了中国农村电网的股权,总计3.07亿元。根据卓智联的公告,这笔交易支付了1.2亿元的对价,余额为1.87亿元。

但是,公告的内容不同于卖方的农产品公告。此前,农产品宣布,农产品已通过电话和邮件与邹涵公司沟通,并委托国浩律师(深圳)事务所出具律师函等措施催款。卓尔武汉已回复公司,交易将在2019年10月底前分期完成。

比较这两个公告,可以看出交易不仅在完成时间上有一个月的差异,而且在预付款金额上也有差异。根据农产品公告,交易迄今仅收到1亿元,未结余额为2.07亿元。为什么两家上市公司的公告内容不同?某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是否不准确?考虑到农产品公告是在9月27日发布的,而卓智联的公告是在9月30日发布的,我们最好的猜测是卓智联在两次公告之间的三天内又向农产品支付了2000万元,这与农产品公告中提到的“分期付款”是一致的。

这个神奇的操作导致了一个问题。当上市公司需要卖方发出律师信函,要求支付为转型而购买的核心资产,且卖方在最近2个月内共需支付2亿元(按11月30日的期末支付计算),第一家公司仅支付2000万元。卓尔志连的资金短缺是显而易见的。这样的公司能说转型成功了吗?收入猛增到500多亿元真的给公司带来了真正的利润吗?

2011年登陆香港股市时,卓尔发展(卓尔智联的前身)的主要业务是开发和经营大型消费品专业批发市场。其旗舰项目是武汉汉口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它的收入来源是出售和出租批发商店,但规模总是很小。从2011年到2015年,卓尔开发的租金收入从1110万元增加到1.04亿元,但房产销售收入持续下降。2011年至2015年,分别为24.39亿元、14.62亿元、15.24亿元、18.95亿元和6.96亿元。综上所述,该公司的房地产业务收入逐年下降。

从2015年年中开始,卓尔以线下批发市场为基础,提出了“批发市场+互联网+卓云市场”的计划。2015年底,卓悦、卓基快递、卓云仓库、金卓服装等平台相继推出。2016年,卓尔发展进行了一系列收购,包括跨境电子商务兰亭、农产品电子商务、化工塑料电子商务和海鲜电子商务。此外,上市公司还与其合作伙伴建立了合资企业,以建立钢铁电子商务链,即全球商品智能交易平台cic。也正是通过这种转变,卓尔发展公司更名为卓尔集团,然后成为卓尔智力联盟。

随着互联网plus的转型和收入的快速增长,卓智联的股价摆脱了长期徘徊在每股1港元左右的困境。2015年6月至2018年3月,Tzoloft的股价从1港元升至11.73港元,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上涨了10倍,这也使得Tzoloft的市值一度超过1,300亿港元。

随着佐利克股票的股价一个接一个上涨,问题从四面八方而来。AIE上市公司研究所总结了以下三种代表性观点:一种来自著名的《华尔街日报》,一种来自名为格劳科斯(现更名为蓝鲸资本)的卖空者,最后一种来自曾担任香港交易所非执行董事的独立股票审查员戴维·韦伯(david webb)。

在卓智联转型的初期,随着公司营业收入跌至谷底,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公司回归母公司的净利润连续两年远远高于营业收入。例如,卓智联2015年的营业收入为10.29亿元,但其母公司的净利润高达20.38亿元。2016年,卓智联的营业收入为12.13亿元,但其母公司的净利润为20.49亿元。卓智联在这两年的表现显然取决于一次性项目,主要包括股票投资收入。然而,该公司起初并没有宣布这一点,导致大卫韦伯向证券交易所投诉。事实上,Tzol信用评级的不透明性不仅反映在Tzol的公司中。

此后,《华尔街日报》在2016年底报道了这一事件。《华尔街日报》指出,卓智联和港股公司盛丰控股公司相互持股并产生投资回报。这两只有泡沫的股票相互刺激,产生了更大的泡沫。剔除一次性项目,佐利克2016年上半年的营业利润率为15.9%,远低于2011年64.6%的营业利润率。

大卫·韦伯的抱怨和《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并没有阻止卓林杰和盛丰控股公司的股价继续上涨。2017年4月,格劳库斯发布了一份关于盛丰控股的简短报告,其中提到了卓林杰。除了提到卓尔和苏萌的交叉持股,这份简短的报告还指出卓尔的股价显示出被操纵的迹象。报告称,如果投资者持有2016年11月至2017年4月的股票,他将获得-9%的回报,但如果采用最后一小时的交易方法,卓尔将为投资者带来58%的回报。报告指出,一些人通过操纵卓尔的股价获利,但没有指出是谁干的。

今后,上述三个组织/个人对卓尔智联不会有毫无根据的怀疑。佐利克的股价在2018年达到11.73港元的峰值后迅速下跌。2019年7月,该公司股价一度跌至0.41港元,目前徘徊在1港元左右。卓的互联网++改造股票市场并没有给长期投资者带来好处,而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阎志和其他高级管理人员抓住了股价高企的机会,大幅减持股票。

除了股价,佐利克的财务数据也不令人满意。当盛丰控股和卓智联的股价上涨时,双方都可以从对方股价的上涨中获益。然而,2018年6月之后,这两只股票相继下跌,严重拖累了双方的表现。根据2018年年报,卓智联仅就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计入损益的上市权益证券发生亏损8.79亿元。这也使得卓智联在2018年获得创纪录的561.16元营业收入,但该公司对其母公司的净利润仅为13.71亿元。2019年,情况没有多大改善。2019年上半年,涿州市营业收入为347.23亿元,但其母公司净利润为3.41亿元,利润率仅为1%。半年度报告显示,涿县连增加了上市公司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利润表的股权证券损失6.98亿元。涿县已经在增加收入,但没有增加利润,在投资亏损的影响下,利润甚至更少。

卓智联的现金流也一直是个大问题。自2011年以来,公司的经营现金流连续8年为负。随着公司转型,资产负债率不断上升,从2015年末的56.6%上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64.5%。与此同时,流动负债与总负债的比率也有所增加。2015年底,流动负债与总负债的比率约为40%,但2019年上半年上升至约70%。截至2019年上半年,涿州市有现金13.13亿元,限制性资金31.67亿元,计息负债86.72亿元,其中一年内或按要求计息69.62亿元。该公司显然存在短期资金缺口。事实上,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卓智联可能在技术上违约,上市公司只有在与银行沟通后才能避免提前还款的困境。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该公司只支付了2000万元的首付款,却支付了2亿元的部分总价。

其次,阎曾治每天兑现63.24亿港元,创造了一个神话。佐伊为什么购买表现不佳的股票?

卓智联(Tzow Zhilian)的互联网plus的故事很精彩,但股价过山车并没有让长期投资者受益,也没有提高公司的利润。爱子上市公司研究所发现,卓给a股带来了讲港股故事的习惯。

从2012年到2017年,卓尔控股公司和实际控制人阎志在五年内六次提高了执照。2018年底,阎志提出收购要约。截至2019年1月4日,阎志和卓尔控股共同持有汉商集团39.50%的股份,成为汉商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此后,Tzol成为第一家控制a股上市公司的公司。针对此次并购,卓尔负责人表示,汉商集团的收购对其发展潜力持乐观态度,卓尔将提升上市公司的可持续盈利能力,促进上市公司的稳定发展。

然而,AIE上市公司研究所对此颇有怀疑。2017年9月,当Tzolis和阎志在五年内六次提高其执照时,上海证券交易所询问Tzolis增加股份是否是为了持股,是否有任何重新选举董事会或计划其他事项的安排。卓尔说卓尔不会在接下来的12个月内寻求对汉商集团的控制,也不会在接下来的12个月内重新选举董事会或计划其他重大事宜。对询价信的回复发布于2017年9月19日,基于12个月的承诺期,这意味着卓尔承诺在2018年9月19日前不购买汉商集团的股份。

就在承诺期结束后,卓尔领导者阎志于2018年11月28日向汉商集团股东发出要约,并于2019年1月完成对汉商集团的控制。我们对此有几个问题。如果卓尔精灵的目标是控制汉商集团,为什么他们在2017年9月一再否认?此外,如果一家频繁参与资本运营的控股公司喜欢玩“不等待最后期限”的把戏,那么“评估一家公司的发展潜力并试图帮助一家公司提高其盈利能力”的口号需要多长时间?接下来的十年?接下来的五年?还是只有12个月?

事实上,阎志青睐的汉商集团并不是蓝筹股。从阎志首次上调牌照的2012年到2018年,净利润和非净利润连续7年返还给母公司的单年最高值仅为2219万元。有趣的是,此前承诺不再连任董事会的阎志已经进入汉商集团董事会,并成为董事长。

在AIC上市公司研究所看来,卓尔收购招商集团时发出的信函质量与卓尔当年的利润结构相似,卓尔习惯性的保密。对于汉商集团来说,卓尔在承诺到期后改变了主意。至于卓尔的业绩构成,直到大卫·韦伯(david webb)抱怨之前,卓尔并未透露当时的业绩增长是由于其对盛丰控股的投资。然而,卓尔认为这种批准政策不利于增强投资者的信心。在这两次事件之后,投资者可能会在卓尔精灵的任何声明面前留下更多的心。

除汉商集团外,卓尔今年7月成为华中数控a股公司的最大股东。根据之前的金融媒体报道,卓尔可能会在成为华中数控最大股东后寻求持股。阎曾治解释了为什么他对华中数控持乐观态度。华中数控是中国数控系统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在行业中处于领先地位。打破国外技术垄断,进入世界智能机床技术前沿,是中国高端机床行业的一支新生力量。

尽管听起来很棒,华中数控实际上是一只糟糕的股票。如果扣除非净利润,华中数控自2012年以来就没有盈利,华中数控的亏损自2018年以来一直在增加。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华中数控分别实现了-1.33亿元和-6435万元的非净利润扣除,目前市值仅为26亿元左右。卓尔能拯救陷入困境的科技公司吗?答案不一定是。卓尔最初是一家房地产企业,之前没有经营或控制过一家数控高科技公司。就收购上市公司而言,卓智联曾经收购了一家跨境电子商务公司,名为兰亭吉士(Lanting Jishi)。但从那以后,兰亭不仅损失了几年的资金,还在2018年收到了纽约证券交易所的退市警告,因为它的股价太低了。

无论是举牌汉商集团还是华中数控集团,卓尔引以为豪的是其收购手段都是二级市场的真金白银。这种透明的市场化收购总能给人们带来想象。在正常情况下,只有当购买者对上市公司的发展非常乐观时,他才会用自己的钱在二级市场购买股票。然而,AIE上市公司研究所发现,这实际上是一个羊毛出自羊的故事。

起初,卓尔直联通过讲述互联网plus的转型故事股价飙升。此后,尽管股价回落,但随着股价上涨,该公司的高管和实际控制人继续减持股份。事实上,仅在2017年12月11日,卓尔领导者阎志就以每股6.75港元的平均价格减持了9.37亿股,套现63.24亿港元,持股比例从65.40%降至57.33%。如果2017年12月港元/人民币的平均汇率为0.84,阎志这次的现金流约为53.12亿元。考虑到招商局集团和华中数控的总市值只有55亿元左右,阎志能够花实钱购买招商局集团和华中数控的大量股份,是因为他在2017年底切断了香港股票投资者的一波韭菜。

讽刺的是,Tzow目前的市值只有112亿港元。根据阎志目前58.86%的持股比例,其市值仅为65.92亿港元,接近2017年底的63.24亿港元。当时,阎志通过按时兑现几乎使其财富翻了一番,而那些相信索罗亚斯德教互联网加股票市场的投资者遭受了巨大损失。

回顾Tzol近年来的收购和运营历史,Tzol的转型只会让高管们更便宜地赚钱。收购兰亭并没有扭转跨境电子商务的衰落。卓尔的另一家香港股票公司中国贸易集团的股价一直很低。此外,Tzol没有经营高科技公司的经验。那么卓尔以前不擅长收购和整合,也缺乏高科技经验,如何才能改善公司业绩,增加投资者收入,避免重蹈香港和美国公司的覆辙呢?卓尔控股和阎志资本嘉年华之后,留给资本市场的可能只是一根羽毛。

manbetx体育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 安徽快三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