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访美送出“大礼包”安抚借力美国兼而有之

时间:2019-04-16 09: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浏览量:4570

原标题:文在寅给我们送去“大礼包”,安慰和借用我们,两者兼而有之

9月22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前往美国出席第74届联合国大会,并于9月23日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会谈。此次韩美峰会是文在寅和特朗普上任两年来的第九次会晤。这也是双方第三次会面。根据清华台9月15日的声明,这次会议是在文在寅的日程之外“决定亲自出席”。作为一次特别安排的会面,文在寅不仅给美国带来了一个“大礼包”,也给会谈带来了重要的期望。

文在寅(Moon Jae in)的“大礼包”旨在安抚美国,修补韩美同盟,同时也强调美国将通过利益交换获得对韩国外交的支持。然而,问题是在韩美关系中,韩国处于弱势地位,对美国的影响有限。特朗普也将参加明年的美国大选。特朗普是否足够重视韩国的角色,是否愿意降低对韩国的成本分担要求,是否愿意投入大量精力帮助解决韩国的问题,仍不得而知。

“大礼品袋”包括什么

从文在寅23日的声明来看,这个“大礼包”主要包括四个方面:扩大美国能源进口、加强韩美产业合作、称赞特朗普在朝鲜半岛取得的成就,以及引入韩国的军事采购订单。

首先,在能源方面,大规模进口美国生产的液化天然气。

自2018年以来,韩国已成为美国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在文在寅访美期间,韩国进一步推动了韩美能源合作。9月23日,在与特朗普的会谈中,文在寅表示,韩国已决定进口更多美国天然气。韩国工业贸易和资源部也在同一天表示,将在未来18年从美国进口96.1亿美元(约11.5万亿韩元)的液化天然气。韩国天然气公司(kogas)于23日履行了这一承诺。韩国天然气公司与英国石油(bp)公司签订合同,从2025年至2039年,15年(最长期限为18年)内每年从美国进口约158万吨液化天然气。这是韩国天然气公司自2012年以来签署的第一份长期协议。根据新协议,美国对韩国的液化天然气年出口量将从2025年增加到438万吨,这也将使美国液化天然气在韩国液化天然气总进口量中的比例从2018年的10.8%增加到22.8%。

第二,在工业方面,韩国和美国联合成立了一家汽车驾驶企业。

23日,文在寅表示,韩国汽车制造商和美国汽车驾驶公司签署了一项合资协议。相比之下,现代汽车集团首席副主席郑义宣同一天在纽约高盛集团总部与aptiv首席执行官凯文·克拉克(kevin clark)签署协议,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合作开发自动驾驶软件,这也是现代汽车最大的海外投资。双方共同出资40亿美元,各占50%的股份。郑义宣当天还表示,自动驾驶汽车的大规模生产将在5年内实现,给两国带来更多的经济利益。

第三,在半岛问题上,文在寅称赞特朗普在实现半岛无核化方面的“领导力”和“历史性成就”。

文在寅对朝美会谈,特别是举行第三次“金大中”会谈的赞扬,是虚假的,也是真实的。文在寅所说的“领导力”主要是对过去的回应,即赞扬特朗普打破常规,于今年6月30日在板门店会见金正恩,以实际行动展示和平。“历史成就”更加强调未来,强调如果第三次“金特会议”能够举行,“那将是一个足以被载入世界历史的伟大事业。”

第四,在武器采购方面,文在寅向特朗普简要介绍了美国未来三年的武器采购计划。

23日,针对特朗普宣称“韩国是购买美国军事装备的主要客户”以及他要求韩国扩大武器采购的请求,文在寅向特朗普简要介绍了他未来三年的进口计划。除了目前以7.4万亿韩元购买40架f-35a隐形战斗机,以8,800亿韩元引进4架全球鹰超高空无人侦察机(huav)项目,以及购买下一代1.9万亿韩元的海上巡逻机(6波塞冬,p-8a),韩国陆军还将从美国购买“移动目标联合监视控制飞机”(地面监视侦察机)、海鹰(mh-60r)海上战斗直升机、轰鸣电子战斗机(ea-18g)、和平之眼(Peace Eye)

安抚美国,巩固韩美联盟

文在寅已经旅行了数千英里来赠送一个“大礼包”。其主要目标之一是安抚美国,修复韩美同盟。

首先,韩国将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议(gsomia),破坏韩美联盟,文在寅需要补救。

8月22日,韩国决定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议,以此作为日本将韩国从白名单中移除的对策。从韩美日军事合作的角度来看,作为韩日之间唯一的军事合作协议,该协议也赋予了合作基础的意义。为了捍卫这一唯一的成就,美国于7月15日直接命名了该协议,称“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允许经济领域的冲突和安全领域的交叉污染”在韩国决定不续签协议后,美国一再表示“失望”和“担忧”。尤其是在韩日争端中,韩国积极向美国解释情况,并邀请美国介入。韩国也是第一个破坏与美国军事联盟的国家。尽管韩国强调,它是受韩日关系形势所迫,但文在寅也有必要修补韩美同盟的裂痕。正如文在寅在介绍“大礼包”的同时强调的,“我相信这(“大礼包”)将进一步发展中美联盟”

第二,韩国要求美国尽快归还美国在韩国的军事基地,同时也需要安抚美国的不满。

8月30日,韩国决定尽快撤出26个美军基地,并决定在今年内实施龙山基地(位于韩国美军总部曾经所在的首尔——编者按)的撤军程序。尽管驻韩国美军9月4日表示“尊重韩国政府的决定”,但美国的态度远不如韩国媒体所说的“积极”。美国负责朝鲜政策的特别代表比干9月6日的声明“如果朝鲜在无核化方面取得进展,驻扎在韩国的美军解除武装可以被认为是战略性的”,带有提前撤退的味道。尽管强调前提是在无核化方面取得进展,但毕甘的声明也警告韩国政府,美国可以在韩国目前不确定的安全环境下,通过界定无核化的结果来撤军。但是缺乏美国保护的韩国真的有能力保护自己吗?面对美国将美国在韩国的军事问题与朝鲜核问题以及韩美联盟联系起来的提议,尽管韩国希望推进自己的国防建设,但面对美国的不满,文在寅也需要再次向美国解释,这不会影响韩美联盟。

第三,韩国希望在韩美防务费用分摊协议的第11次谈判中尽可能少地增加其贡献。

品尝了第10次韩美防务费用分摊协议谈判的好处的特朗普,开始专注于第11次协议谈判:特朗普在8月份提出,韩国每年应为驻扎在韩国的美军承担48亿美元的维护费用,是目前份额的5倍。9月4日,特朗普再次施压,抱怨美国花了很多钱帮助韩国和日本,但没有得到感谢。9月23日,特朗普再次展示了他的“交易联盟观点”,并要求韩国增加国防投入。尽管与特朗普在第10次谈判中表示韩国应加倍承诺相比,第11次谈判中的5倍数量更是“狮子口”。然而,美国在韩美关系中是一个明显的优势,韩国的负担份额可能会继续上升。正如韩国的声明不反对加息一样,它只是“接受一个公平合理的上调计划”为了尽可能少地增加国防开支的份额,文在寅做了两项努力:第一,在韩美会谈中,它介绍了特朗普韩国在过去十年中购买美国武器的情况,表明韩国是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和澳大利亚的美国第三大武器进口国,证明韩国并没有对美国忘恩负义;第二是介绍特朗普未来三年进口美军的计划,希望在国防成本分担方面得到美国的让步。

利用美国打开外交局面

文在寅“礼包”的另一个主要目标是获得美国的支持,强调利益交换以获得美国对韩国外交的支持。

首先,推动美国与朝鲜和美国举行会谈,以实现在朝鲜半岛建立和平区的想法。

9月24日,文在寅在联合国大会上提议将朝鲜半岛中部的朝韩非军事区(dmz)建立为国际和平区。基于这一思想,他提出了解决半岛问题的三项原则,即不容忍战争、共同安全和共同繁荣。为了实现这一想法,文在寅特别指出,“朝鲜和美国领导人的果断决策”是形成“半岛局势改善的巨大动力”所必需的。特别是,朝鲜和美国在9月初恢复了对会谈的热情。自9月下旬以来,特朗普已经后退了一步,称“朝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没有理由放松制裁”,“朝鲜必须首先实现无核化”。在这种背景下,文在寅需要扮演“调解人”的角色,利用联合国大会和美国的机会来做特朗普的工作,增强其举行会谈的决心,让朝美工作级会谈尽快恢复。

其次,韩国和日本之间的争端有永久化的风险,需要美国干预。

9月11日,韩国政府就日本对韩国出口的限制向世贸组织提出申诉。由于双方立场差异很大,根据世贸组织处理贸易争端的二审制度,预计双方将难以在最初60天的磋商期内达成协议,最终结果可能需要2至3年时间。然而,韩日争端的持续不符合文在国政府的利益,要么是因为韩国经济面临下行风险,韩日争端的持续将进一步打击韩国经济,要么是因为问题的加剧将导致国内强调反日舆论和经济贸易利益集团对日本的政治反对。对于执政的文在宗来说,舆论是不可忽视的,但真正影响政府支持率的是经济发展的有效性,因此有必要尽快解决韩日争端。然而,美国态度的改变使得向美国借钱成为可能。8月28日,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就韩国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议表示,“双方都非常失望”,并敦促双方尽快解决问题,恢复合作。这是自日本对韩国实施出口限制以来,美国高级官员首次公开对日本表示失望。事实上,韩国决定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原因也是为了引起美国的注意,希望美国能够改变此前对干预的消极态度。正如文在寅在9月22日访美前对美国驻韩国大使哈里·哈里斯所说的,“韩日关系中最近出现的问题不应影响韩美关系。”这不仅表明韩国重视韩美联盟,无意让韩日关系影响韩美关系,也希望美国重视韩美联盟,不要让日本影响韩日关系。

(作者是盘古智库东北亚研究中心的研究员)

湖北11选5投注